加拿大28在线预测网站

山东能源史话

智取炸药物资 支援抗日根据地

发布日期:2015年11月12日    孙卓龙     来源:加拿大28在线预测网站网站

抗战时期,我党和八路军领导的抗日游击队和根据地都是白手起家,没有任何物资基础,加上日伪敌特围追堵截、层层封锁,不仅武器装备奇缺,而且生活物资匮乏。为了发展抗日武装,扩大抗日根据地,地下党组织领导山东煤矿工人想方设法在敌占矿井中搞炸药、雷管、钢材、电线、药品等物资,通过秘密渠道运往抗日根据地,有力地支援了抗日武装斗争。

炸药是煤矿生产普遍使用的材料,也是抗日武装制造枪弹、地雷、手榴弹,进行破袭战的关键物资。特别是日本人制造的化学炸药,爆破威力大,杀伤力强,是抗击日寇的锐利武器。日寇也知道炸药的利害,对各煤矿使用的炸药、雷管控制非常严格,只要抓住“偷窃”炸药、雷管的矿工,一律格杀勿论。为了支援抗日,枣庄、淄博、新汶、临沂等矿区的煤矿工人冒着生命危险,把炸药、雷管贴在帽子里,藏在棉衣夹层中,把雷管、导火索绑在脚脖上,把炸药捏成块踩在鞋底下。有的把烟卷的烟丝倒出来,中间装上雷管,两头再堵上烟丝,千方百计瞒过日军和汉奸的严格检查,一点一点从井下向井上带。后来感到这样搞量少难以满足需要,于是大家便串联起来,在井下把搞到的炸药、雷管集中起来,埋在煤车底下,做上记号,煤车提到井上,拉到储煤场,再安排人取出来带走。有的利用上夜班的时间,把搞到的炸药、雷管埋在矸石车底下,通过风井提上来,整包整捆地运到矿外。1943年,日寇在洪山矿试验长壁式采煤法,全是放炮采煤,使用炸药、雷管较多。地下党员闫满秋利用他当“包工柜把头”的有利条件,采用多领少用的办法,把搞到的炸药、雷管先藏到井下充填带,积攒多了,就在夜间派人从风井提上来。仅两三个月的时间,就获取炸药600多斤,雷管200多个,导火线150米。就这样,当时“偷取”炸药和雷管支援八路军的抗战活动遍布整个矿区。然后矿区工委再派人扮成小商贩,秘密把这些炸药、雷管收集起来运走。淄博矿区最多时一个月搞出炸药5000余块(约1000余斤),受到鲁中区党委表扬。

1944年,中共鲁中区党委派刘冒德和地下党员“老洪”深入赤柴炭矿(禹村矿)发动矿工为八路军搞炸药、钢材等物资。起初,日本人对炸药看管很严,为防炸药丢失,让矿工打炮眼,鬼子装炸药。后来鬼子嫌麻烦,就按炮眼多少发给矿工炸药,让矿工自己装药、自己放炮。矿工们利用这个机会,采取深打眼浅放炮、多打眼少装药的办法对付鬼子。一茬窑能节省很多炸药,然后把炸药收集起来,送到电工万金富和拾粪工杨玉亭手里,由他俩负责转送到抗日根据地。

杨玉亭因一条腿有残疾被安排在井下拾大粪,同时承担收集运送炸药的任务。他把收集的炸药藏到粪筐底层,再挑到井上想办法送到矿外。杨玉亭发现大门口站岗的伪军大都是抓来卖命的农民,只要给他们点好处检查就放松。便经常给他们套近乎,送点烟酒之类的小礼物,这样挑着藏有炸药的粪筐进出大门就顺利多了。

在华丰煤矿,一些抗日积极分子为了巧取炸药又不被敌人发现,不光向煤里掺矸石顶煤,而且尽量少放炮,靠双手刨煤,把炸药省下来支援八路军。1943年夏初的一天,矿工宁廷环、刘兆秀、宁洪顺、芦传文又从井下搞到一批炸药雷管,有的用破棉袄包着,有的将雷管绑在腿上,一步一步走上井来。在斜井口发现鬼子正在检查,他们马上将包着炸药的破袄塞在棚壁子里,腿上绑的导火索和雷管来不及隐藏,就若无其事地向井口走去,巧妙地避开了敌人的检查。就在向矿门走去时,敌人嚷着不让出门,要求回去开会,他们便装作解手,在厕所里把身上的导火索和雷管解下来,塞在围墙的阴沟里。他们散会后准备到井口取炸药,这时,打入敌人内部的党员许德臣迎面走来并打了一个回去的手势,一看这光景,四个人意识到肯定有事,就大模大样地与许德臣一起走出了大门。走了一段路见无人,许德臣才告诉他们:“鬼子估计有人拿了炸药,故意在井下放了特务盯梢,你们回去拿炸药,正中他们的圈套。我特地出来迎接你们,以后一定要多加小心!”四个人都惊出一身冷汗。许德臣又问了藏炸药的地方,半夜后派人取出来,设法送往抗日根据地。

政府机构
中央企业
能源行业
主要媒体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