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28在线预测网站

山东能源史话

蒋介石没收中兴煤矿企业风波

发布日期:2015年10月08日    孙卓龙     来源:加拿大28在线预测网站网站

上世纪二十年代,中国进入军阀统治和混战时期。新旧军阀为了争地盘,扩实力,经常打仗,闹得鸡犬不宁,民不聊生。枣庄地处苏鲁豫皖边界和津浦、陇海铁路的交汇地带,是军阀拉锯战的严重受害区。“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中兴企业的煤炭生产和运输遭受军阀混战的影响和损失很大。1923年之后,煤炭年产量和实际销量大幅度回落,1928年一度被迫停产。因生产不正常,煤炭运不出,每年给中兴企业造成的营业亏损都在百万元以上。不仅如此,大小军阀为了筹措军费,经常到中兴企业敲诈勒索、搜刮摊派,要求中兴企业负担过往军队的给养费、招待费、开拔费等名目繁多的费用。枣庄驻军有时多达上万人,吃喝拉撒都要中兴企业负担。另外,“时有成群士兵,携带枪械,强取煤焦,并令抬夫抬往他处发卖,稍有劝阻,即将用武,合计所损颇巨。”好端端一家煤矿企业被军阀糟蹋得濒临破产。那年月没有讲理的地方,只能忍辱负重、忍气吞声、自尝苦果。

1927年,蒋介石发动了“4.12”反革命政变。为继续镇压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与新旧军阀争夺统治权,急需大量军费,为此,国民党财政部发行了所谓的“二五库券”(以征收2.5%的关税附加税为担保。如果出卖,只能收回票面额的70%)。当年7月,蒋介石的军队进驻枣庄。当时中兴企业连年积累的债务已达500多万元。为了企业生存,中兴企业明知上当,也不得已向兴业、交通、中南等银行以企业资产作抵押,认购了“二五库券”100万元。并向蒋介石秉陈历年兵匪骚扰之苦,请求给予保护。蒋介石在中兴企业的报告上亲笔批示:“据称该企业历受军阀骚扰,濒于破产,自愿认购库券一百万元补充军需,强求保护等情,具见深明大义,殊堪嘉许,应准分电前敌各军予以保护,并分函财、交两部查照办理,以维实业。”

不久,蒋介石撤军南下,枣庄又落入奉系军阀的统治之下。1928年4月,蒋介石的军队再次占领了枣庄,要求中兴企业再报效军饷500万元。中兴企业借贷无门,只好硬抗。蒋介石马上下令委派国民党大员俞飞鹏带领人马组成“整理中兴煤矿委员会”,进矿强行接管营业管理权。一方面不准中兴企业自行销售煤炭;一方面在上海登报招标出售中兴企业的存煤30万吨(约售价300万元)。妄图以高压手段胁迫中兴企业交出500万元军费。5月上旬,中兴企业派代表与俞飞鹏谈判交涉,而俞飞鹏限5月底交清100万元以充军饷。当时中兴企业确实无钱可交,谈判陷入僵局。蒋介石认为中兴企业是军阀奸商,竟敢“朋比为奸,背约要挟,企图阻挠军饷”,下令没收中兴企业全部资产,“如敢违抗,定予严办不贷。”

面对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口,中兴企业在天津召开股东会议研究对策,并联系主要债权人——江浙财团的五大银行、华北财团的四大银行共同出面交涉。因为这时中兴企业已欠各银行债务达500多万元。如果蒋介石没收中兴企业,这些银行欠款将无法偿还。为此各大银行联名委托律师登报声明:“银行财团拥有中兴企业存煤的抵押物品权,坚决反对有损债权人权益的任何交易。”要求留煤抵债,并恢复煤炭生产。同时致电“整委会”,要求接管中兴矿权后,履行银行和中兴企业的契约,偿还中兴企业所欠各银行500多万元的贷款。中兴企业还利用资讯媒体展开宣传攻势,《大公报》发表了中兴企业总经理朱启钤致蒋介石的电文,要求蒋介石认真履行国民政府对内五项宣言中保护实业的承诺。当时的上海银行公会、总商会、全国矿业联合会纷纷公开致电蒋介石,一致认为,没收中兴企业财产没有法律依据,将失去整个实业界、金融界对国民政府的信任和合作。此外,中兴企业还通过各种关系找到与蒋介石私交甚好的国民政府财政次长钱新之、曾任民国总统的黎元洪、国民党高官宋子文等要员直接向蒋介石疏通讲情。

在各方面的压力下,蒋介石命令俞飞鹏暂缓没收中兴企业。后经过艰难的谈判,中兴企业被迫上交“整委会”100万元;没收安徽军阀倪嗣冲和湖北军阀张敬尧在中兴企业的所谓“逆股”26万元,这才平息了“没收中兴企业”的风波。接受这次事件的教训,中兴企业更加注重借助银行财团的经济实力,利用国民党的上层关系。在1928年改选企业董事会时,将兴业银行总经理叶揆初推举为董事会长;将一直居间斡旋的蒋介石的财政顾问钱新之聘为中兴企业的总经理,使企业的生产经营逐步走向正轨。

 

政府机构
中央企业
能源行业
主要媒体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